欢迎光临渝中普法门户网,欢迎对本站建设提出宝贵意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员工单位遇身亡 五次调解促赔偿

发布时间:2013-02-05    来源:    发布网:渝中普法网  点击(
    2012年4月19日上午11点,朱某的家属一行6人来到社区调委会反映,其姐姐朱大某退休后于2009年又在重庆市A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上班,并与该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2012年3月30日晚上7点上班时间朱大某在厕所内突发脑出血,A公司工作人员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将朱某及时送往两路口急救中心抢救,在住院17天后,因医治无效去世,住院期间共花去医疗费及各种费用9万余元,自交费近3万元。朱某家属认为死者是在上班时间发病医治无效死亡,公司有责任,要求公司承担医疗费及各种补偿费20万元,并扬言若不尽快解决,将把尸体抬到公司去停放。
    社区调委会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高度重视,立即向司法所进行了汇报,并组织社区调委会工作人员、社区居委会负责人及死者家属一同前往A公司,会同该公司负责人就死者死亡一事进行走访调查核实,着力解决纠纷。
    4月20日下午,调委会组织双方进行首次调解协商,A公司的两名副总经理及公司法务律师、死者朱大某的亲属参加了调解。调解员首先听取了纠纷双方的诉求。A公司认为死者死亡是其自身身体的原因,并不是单位造成的,因此不能算工伤,因此只同意先借14000元给死者家属作为丧葬费,其它就不再承担任何费用;而死者家属表示死者在住院期间共花去医疗费及各种费用9万余元,自交费近3万元,死者是在上班时间发病医治无效死亡,公司应当负有责任,要求公司承担医疗费及各种补偿费20万元。由于纠纷双方的诉求相差甚远,第一次调解没有能达成协议,调解员于是决定第二天再次进行调解协商。
    4月21日上午,街道、社区调委会又组织双方进行第二次调解。双方代表到场后,调解员再次耐心细致反复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引导双方本着以和为贵、解决问题的态度进行协商。经过调解员再三做工作,死者家属作了稍许退让,要求A公司负责死者生前住院的医疗费、丧葬、购买墓地及工资补偿费共计13万元;但A公司方认为,死者是突发脑出血死亡,公司不承担责任,并且死者生前已办理了医疗保险,只同意支付除去医疗保险报销后个人支付的那部分费用,要不然,就请死者家属走司法途径,到法院起诉,法院判决赔偿多少公司就赔偿多少,如果家属不同意走司法途径,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公司只同意一次性补偿家属2万元。双方最终也未达成协议。
    4月22日上午,双方进行第三次调解。经过前两次的沟通与协商,纠纷双方都作出了一定的让步,但与双方的诉求还有一定的差距,调解成功的难度系数还比较大。调解员考虑到如若双方就这样疆持下去,只会更加深化双方矛盾,削减双方的互信度,所以果断把双方隔离开,分别单独做沟通说服工作。通过反复协商,最后双方都各有所让步,死者家属一方的补偿要求从第二次调解提出的13万降至10万,A公司一方也同意将补偿金额提高到3万元。
    调解员有些兴奋,觉得调解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于是抓住有利时机在22日下午进行第四次调解。然而第四次调解刚一开始,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A公司一方代表称公司董事长受权调解额度为3万元,超出了3万元的调解方案他们作不了主,必须请示公司董事长,而现在公司董事长还在广州出差未归。死者家属一方听到这一情况后,情绪异常激动,感觉受到了欺骗,声称既然来参加调解的公司代表不能作主,他们拒绝再参加调解了,并扬言要立即把尸体抬到A公司停放。眼看事态的发展越来越严峻,搞不好就会引发一起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调解员果断作出决定,请A公司代表务必在当天晚上之前与公司董事长取得联系,把调解情况和事态的发展情况向公司董事长作详细汇报,A公司务必于第二天上午给死者家属一个明确的答复。同时劝告死者家属要遵纪守法,不要有过激行为,不要做违犯法律的事,要相信政府,相信人民调解组织一定能帮助协调解决好此纠纷。
    4月23日,第五次调解。上午9点不到,调解室已经聚集了死者亲属及邻居30多人,情绪非常激动,准备与公司代表理论闹事,一场群体事件一触即发。此时调委会工作人员立即组织社区全体工作人员和部分巡防队员逐个劝解亲属及邻居离去,疏散了聚集人群,保证了协商调解会顺利进行。在协调会上,调解员再次向双方宣传了相关法律法规。并向A公司代表一方列举先前发生的类似案件的调解方案,目的是让公司一方以先例为标准,做出一定的让步,并且告之此事件已影响到了社会的稳定,A公司一方需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多考虑一下死者家的情况,因为死者家属是低保户,生活此较困难,请尽快把此事协商解决好,对双方都有利,时间拖久了,调解的成本会越来越高,调解的难度将越来越大。调解协商工作一直从上午9点持续到中午1点左右,调解员连午饭都没有顾得上吃,依旧耐心认真地用说法、说情、说理的方式做双方的思想工作。经过4个多小时的反复协商劝解,调解人员的诚心,为民服务的高度责任感深深感动了双方参加调解的代表。最后双方终于达成了调解补偿协议:由A公司支付65000元给朱大某家属作为死者生前的医疗费和丧葬费,不再对死者和家属承担任何责任;调解作为一次性了断,死者家属在两天内将尸体火化。
    一起若不及时进行处置,极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和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纠纷案件经过调委会三天共计五次调解,终于被化解了。双方对调解结果都非常满意,对街道调委会和社区调委会调解员的热情耐心、一心为群众办实事的责任感给予高度评价,并共同送上“人民调解服务群众,化解纠纷促进和谐”的锦旗,以赞誉街道调委会和社区调委会真情为人民群众办实事,调解工作服务群众,化解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的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惑。

点评:
    本案的关键是解决社会稳定问题。由于死者是在上班时间身亡,虽然是劳务关系,且是自己身体原因,但仍会引起不小的波澜。调解人员一方面要说服用人单位放弃“事不关己”的心理,另一方面又要制止死者家属狮子大开口,三天之内五次调解,在短时间内高密度的沟通,终于使双方在法律范围内得到一个较为满意的结果。

相关法律法规:
    《工伤管理条例》
    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
     (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
     (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四)患职业病的;
    第十五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
     (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
     (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
     (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
 
 

中共重庆市渝中区委法制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重庆市渝中区司法局 主办

Copyright © 2012 渝中普法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