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渝中普法门户网,欢迎对本站建设提出宝贵意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医疗事故导致双目失明 调解维权重现内心光明

发布时间:2013-02-05    来源:    发布网:渝中普法网  点击(
 
    2006年3月24日,蒋某因右眼前黑影飘动,视力严重下降,入院重庆某医院进行治疗。该院于2006年4月5日在局部麻醉的情况下对蒋某进行手术,蒋某于4月13日带药出院。出院后的蒋某经过3个月的修养后,眼睛视力非但没有恢复正常,反而急剧下降,几近模糊状态。2006年7月份,蒋某再次入院,并先后又经过三次手术,最终确定为右眼并发性白内障,左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
 
    蒋某由于多次手术减损性救治,造成双眼视神经萎缩及视网膜脱离等一系列后遗症。从2007年到现在近5年的时间里,蒋某一直寻找各种方法进行治疗,花费巨大,双眼视力因先前的手术治疗后几乎失明。蒋某认为重庆某医院的先后三次手术存在问题,自己眼睛失明是由于手术处理不当导致术后留下双眼视神经萎缩以及视网膜脱离等一系列后遗症,并使得自己无法进行后续的治疗,最终造成双眼失明。
 
    双眼失明给蒋某心身造成巨大的损害,蒋某多次找到该医院,要求医院赔偿自身损失,医院均以各种理由推诿,不予赔偿。无奈之下,蒋某找到渝中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请求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调委会受理了蒋某调解请求后,立即通知重庆某医院到场参与调解。调解一开始,调解员详细听取了纠纷双方的阐述与诉求。蒋某认为导致自己双眼失明的主要原因是医院方先后三次手术过程处理不当造成的,医院的过失行为给自己造成巨大的损失,除了后续花费巨额治疗费以外,由于双目失明影响到自己的职业发展和日常生活,其损害是无法估量的,现要求医院一方赔偿自己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共计172300元。而医院一方针锋相对,认为其对蒋某前后三次手术均是成功的,手术过程中也没有处理不妥之处,这些均有医院出具的病例证明相佐证,蒋某手术后出现的双眼视神经萎缩以及视网膜脱离等症状系常见的并发症,具有偶然性,医院在对蒋某进行每一次手术时都书面告知其手术的风险性以及可能导致的不良后果。因为医院方在手术过程中并没有不当之处,因此对蒋某双目失明不承担任何责任,不同意蒋某提出的赔偿请求。
 
    在听取了双方对事实的阐述以及各自的诉求后,调解员将纠纷的焦点问题归纳为责任划分问题,即医院一方对蒋某双目失明的事实是否承担责任,确定责任主体后,问题就会引刃而解。由于双方均没有申请医疗事故责任鉴定,因此蒋某双目失明是否属于医疗事故就不得而知。鉴于此,调解员建议双方到医疗事故鉴定组织进行鉴定,通过医疗鉴定后即可明确划分责任,从而有利于纠纷的顺利解决。然而调解员的提议遭到双方的反对,纠纷双方均表示不愿意进行医疗鉴定。调解员意识到既然双方不愿意明确责任,那么可以大胆推测双方对责任过错都采取有意识地回避,由此可见双方通过协商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借此机会,调解员分别单独约见纠纷双方,竭力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对于患者蒋某一方,调解员首先对其双目失明的后果表示同情,同时向他保证调委会一定会竭尽全力维护他的合法权益。
 
    接下来调委会又单独与医院一方进行交谈沟通,首先劝解医院方要以积极的心态参与案件的调解,希望能通过调解解决问题,一旦案件进入诉讼程序,不管是在时间跨度方面还是在纠纷的复杂性方面都将会给双方带来更大的麻烦;其次是强调医院方要勇于承担责任,毕竟造成蒋某双目失明的后果,与医院方三次手术治疗有很大的牵连关系,尽管没有最终进行医疗事故责任鉴定,但是医院方始终不能推脱责任;最后调解员规劝医院一方能本着明事理、促和谐的原则,看在蒋某双目失明,今后工作没有着落,日常生活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医院方能给蒋某一定的物质及精神上的补偿,确保蒋某在今后的生活中能有所依靠,这也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关照。经过调解员再三做工作,医院一方最终作出了妥协让步,承诺对此次纠纷事故承担一定的责任,并同意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
 
    医院一方的妥协退让,使得纠纷的解决水到渠成。调解员召集双方坐下来面对面就赔偿金额进行协商。调解员首先向双方讲解《民法通则》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法律知识,让双方知晓法律层面的规定,以便更好地达成协议。之后调解员又列举众多类似案例的解决方式,作为此次纠纷处理的参照。在调解员细致入微、情感真挚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一致协议,双方协定由医院方一次性赔偿蒋某医疗费、住院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72343.11元,蒋某承诺今后不再纠缠此事。协议达成后双方都比较满意,尤其是患者蒋某对赔偿数额非常满意。
 
    在调解员的见证下,双方签订了人民调解协议书,医院方当即履行了调解协议,亲自将赔偿款如数交到蒋某的手中,拿到赔偿款的蒋某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几天后,调委会收到蒋某寄来的感谢信,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句话:“谢谢调委会的工作同志们,是你们倾心调解,让我拿到赔偿款,维护了我的合法权益,虽然我几近双目失明,但我内心却感到无比的光明。”
 
 
点评:
 
    就纠纷性质而言,这是一起普通的医疗纠纷案件,与其他医患纠纷案件并没有不同之处,但是这起案件在调解过程中却有新颖的一面。此起纠纷双方当事人据理力争,都试图将责任归咎于对方,当调解员提出医疗事故责任鉴定,明确双方责任时,双方却都予以反对,这一反常思维让细心的调解员觉察到了,调解员仔细琢磨当事人双方的心思后认为与其刻意划分过错责任,不如抛开谁是谁非,直接针对问题的解决进行协商更好一些,于是在调解员主导下,双方最终确定调解方案,化解矛盾纠纷。
 
    纠纷的有效调解,不仅要从法理与情理的角度出发,更多的是要仔细揣摩纠纷双方的内心真实想法,从双方需求的角度出发,问题往往会迎刃而解,这是此起纠纷成功调解的关键。
 

中共重庆市渝中区委法制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重庆市渝中区司法局 主办

Copyright © 2012 渝中普法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