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渝中普法门户网,欢迎对本站建设提出宝贵意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医患纠纷久拖不决 化解纠纷皆大欢喜

发布时间:2013-02-05    来源:    发布网:渝中普法网  点击(
 
    1998年12月20日,对于王某夫妇来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就在这一天他们的儿子在重庆市某妇幼保健院出生。本应是一件欢天喜地的好事情,可王某夫妇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们曾梦想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可突如其来的噩耗却无情的击碎了他们的梦想,他们的孩子由于医疗事故残疾了!一个月前,刘某在丈夫王某的陪同下来到重庆市某妇幼保健院检查待产。入院后院方经多次检查均发现胎位正常,B超显示胎儿最多六斤,但刘某属于高龄产妇,身材矮小,顺产可能存在一定问题,但院方最终还是决定阴道试产。12月20日,刘某在分娩过程中,因婴儿过大,婴儿头部出来,而臂膀以下的身体部分未出来。由于分娩过程太长,婴儿已有窒息危险,医生决定用拖钳夹出来,但在助产过程中,婴儿右手臂丛神经严重损伤,锁骨骨折,这意味着婴儿很有可能会落下终身残疾。婴儿出生后马上被送入了新生儿病房治疗,神经内科医生会诊及神经传导速度检查提示右侧臂丛神经损伤诊断成立,经医院抗感染和对症支持治疗十天后出院,出院时诊断为:“重度窒息,巨大儿,右侧臂丛神经损伤,新生儿肺炎”3个月后由院方联系市儿童医院及其他大医院进行联合会诊,但始终没能避免悲剧的发生,婴儿王某某右手还是不能活动,也不能正常生长!最后王某某被鉴定为伤残六级。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初为父母的王某夫妇陷入了恐慌和无助的状态,然而他们从未放弃对儿子的治疗,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王某夫妇一面带儿子到各大医院去治疗,一面多次找到院方,要求院方承担责任。某妇幼保健院表示医院在刘某整个分娩过程中严格地遵循了各项医疗原则和程序,因此院方和医生并无过错。医院出于人道主义原则可以给王某夫妇适当补偿,或者是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而王某夫妇则认为为了给王某某治病他们已经花去了毕生的储蓄,医院的补偿不能够补偿期间的医疗费,况且王某某还需要后续的治疗费用,如果走司法程序,妇幼保健院人多势众,况且医院精通医疗知识,能黑白颠倒,很难在起诉中获胜,因此他们坚决不同意以司法的形式解决问题。
 
    十几年的时间中,王某夫妇也记不清曾经多少次找到院方,而院方也对这种反复的纠缠感到力不从心,然而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2012年5月份,双方当事人终于达成一致,共同向渝中区人民法院医疗纠纷第三方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调委会在收到调解申请后高度重视,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医疗纠纷案件。调委会迅速召开会议,考虑到这起医疗纠纷已经发生多年,有些事实可能会存在争议,调委会决定分别找王某和妇幼保健院了解情况。王某说:“我老婆待产的时候我们就跟医院反映过情况,她的个子小,肚子又大,可能生产会有困难,因此我们建议要剖腹产,可是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却说没得事的,也就六斤多,顺产没问题,我们才同意顺产。结果孩子生下来有九斤重,生不下来,医生用钳子将我儿子夹出,但是造成了我儿子终身残疾,医院方无论在事前检查和事后处理问题的方式上都有问题,因此我要求院方赔礼道歉,赔偿我们这几年给儿子治疗的所有费用以及后续的治疗费、营养费、伤残补助等,共计90万元,请调委会一定要为我做主。”说着说着王某落下了眼泪。调委会安抚了王某,表示在了解问题后会让院方与其接洽。接着,调委会召集院方的主要领导以及当年的主治医师,听取院方的意见。某妇幼保健院表示:“事情并不是王某说的那个样子,B超检查只能大概确定婴儿的大小,并不能准确得出确切的结论,存在偏差合情合理,在刘某入院待产后我们曾建议剖宫产,可是王某夫妇不同意,要求尽量顺产,我们的医生无奈只能答应阴道试产,在分娩过程中我们发现胎儿有窒息征兆,再不采取措施可能会导致胎儿死亡或者是智力缺陷,不得已才采取助产措施,由于婴儿属于巨婴,所以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我院医生在此过程中并无明显过错,这一点可以参见我们事后请专家组做出的意见,我们同意补偿王某夫妇,但是补偿的费用不应该那么多。”
 
    其后,调委会又跑到妇幼保健院调取了当年的病例资料,询问了当时的主治医师以及相关人员,初步了解了案件的来龙去脉,但关于当时是医院主张顺产还是家属主张顺产由于年代久远很难查清事实。调委会将双方当事人召集到一起,耐心的说服,告知当事人权利与义务,同时劝双方当事人本着解决问题的原则尽量避免争吵。王某和妇幼保健院的相关负责人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就责任和赔偿问题进行协商。经过双方当事人的协商,调委会从中居中调解,终于使妇幼保健院承认在这次医疗事故中存在一定过错。调委会向双方当事人讲解了关于医疗事故致人伤残的补助标准,然后让王某和妇幼保健院相关负责人自行协商赔款金额。起初双方未能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医院提出最多能赔四十万,但王某夫妇认为赔偿金额过低,不能保证以后孩子的后续治疗费用,调解一时陷入了僵局。调委会开始分别给妇幼保健院和王某夫妇做思想工作,一方面按照现行的医疗补偿标准四十万已经不低;另一方面,孩子后续治疗费用确实较高,双方如果不做适当让步问题就没法解决,王某方还是得不到赔偿,而医院也会陷入长期的争吵和纠纷中。经过调委会细致耐心地说服,双方当事人都同意做出让步,妇幼保健院同意赔偿患者55万元,包括医疗费、康复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营养费、交通费和继续治疗费等全部费用,王某夫妇也表示以后不再到医院闹事,一件拖了十几年医疗纠纷终于圆满地解决了。
 
 
点评:
 
    近些年来,医患纠纷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在医患纠纷的案件中,患者很难像医院一样掌握大量的医疗信息,患者往往在医疗纠纷中处于弱势地位。医患关系紧张,很多患者不理性的维权方式造成了很多社会悲剧,患者、相关医院都叫苦不迭。探索建立一种第三方居中调解的问题解决机制对于解决问题、减少矛盾、节约诉讼成本、缩短诉讼时间有着巨大的作用。本案中,由于调委会公正、细致、耐心地调解,终于使一件久拖不决的医疗纠纷案件尘埃落定,双方当事人都获得了满意的结果,其解决问题的模式值得其他案件借鉴。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
 
    第四十九条 医疗事故赔偿,应当考虑下列因素,确定具体赔偿数额:
 
    (一)医疗事故等级; 
 
    (二)医疗过失行为在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中的责任程度;
 
    (三)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与患者原有疾病状况之间的关系。 
 
    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 
 

中共重庆市渝中区委法制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重庆市渝中区司法局 主办

Copyright © 2012 渝中普法网 版权所有